佛誕浴佛法會<2013-5-17>

佛誕是紀念佛陀釋迦牟尼誕生的節日。慶祝佛誕, 一定離不開「浴佛」活動。對佛教四眾弟子來說,三勺香湯灌沐如來是有著殊勝的意義。藉著佛誕「浴佛」而提醒自己,對佛陀的教悔要持正念之心、虔誠之心和堅信之心。清淨香水灌浴佛身,同時洗滌我們內在的塵垢、洗滌大地的穢垃。佛法之水是祛除我們的五藴妄執、煩惱麈垢的靈葯,我們的心靈從而得至清淨,顯發自性,證覺如來法身。

以往每年都參加浴佛法會,法會過後一切都煙消雲散。今年卻有所不同!維那美妙悅耳的唱頌聲把浴佛偈一字一句的送進腦子裡,再演變成一幅幅的畫面,整個人都溶入其中!法會結束,曲終人散,所有一切歸於原狀。唯獨腦袋卻被浴佛偈的旋律和字句深深的佔據了!

浴佛偈

「我今灌沐諸如來

淨智莊嚴功德聚

五濁眾生令離垢

同證如來淨法身」

有著不一樣的心,就會有不一樣的結果!正如華嚴經中所提到的「 心如工畫師」!

 

道實合十

釋迦牟尼佛生平事略 (一)

釋迦牟尼佛生平事略 (一)

佛陀的家世在喜馬拉雅山的南麓,有一條恆河的支流,名羅泊提河。古印度時在河谷兩岸,散佈了十個釋迦族的小城邦,其中位於河東的迦毘羅衛城,由於政治修明,最為強大,成為他們當中的盟主。

因為古印度社會階級制度很森嚴,釋迦族屬高貴的剎帝利階級之一,所以迦毘羅衛城和鄰近的拘利城的釋迦族人互通婚嫁,以保持血統的純淨。

佛陀的降生佛陀誕生於西元前六二三年(相當於中國的周襄王三十年)的四月初八日,父親是迦毗羅衛城的城主淨飯王;母親摩耶夫人是拘利城公主。夫人臨分娩時依照俗例,要返回娘家拘利城去。途中經過毘尼園,她看見一棵無憂樹,花朵盛放,正想伸手採摘,太子便誕生了。

摩耶夫人那時年過四十,身體衰弱,生了太子七天後便去世。從此,她的妹妹波闍波提夫人便負起了撫育太子的責任。

淨飯王晚年得子,後繼有人,心中很歡喜,於是和有德望的婆羅門商議,為太子取名喬達摩.悉達多。

其時,有一位隱居的修道者阿私陀,到來為太子占相,預言太子將來,若是在家,便成為轉輪聖王;若是出家,必為覺者。淨飯王聞說,不禁愁惱,深恐兒子他日會出家。

童年的生活太子由七歲開始,每天須研習經典;年紀稍長,又要學習騎、射、劍擊等武藝。他雖然於文、武二途都漸漸得到很高的造詣,但他最喜歡的,還是思索人生的奧秘:

  • 生命從何而來?
  • 人生真正目的是甚麼?
  • 生命的盡頭有沒有歸宿?

這些人生問題,就算哲學家也不易解答,年輕的悉達多太子自然也難免迷惘起來。

有一天,淨飯王攜太子到郊外遊覽。太子看到農人們在田中耕種,烈日曬背,滿身泥漿,十分辛苦;耕牛拖著笨重的犁耙,弄得皮破血流,行動稍慢即遭鞭打;在翻開的泥土中,有些小蟲受了傷,小鳥看到,便飛下來爭啄。

在大自然裏,萬物弱肉強食。小蟲死,小鳥得而生存。生和死,互相依附。每個生命都是極短暫的,最後更不免死亡。

悉達多太子在綠油油的樹蔭下端坐默思,慈憫的心頓生,而厭患世間的意念也深深地印在他的腦海中。

太子的婚姻隨著歲月的消逝,淨飯王由於年邁力衰,希望太子能繼承王位,又憂心阿私陀的預言實現,所以在太子十九歲的時候,便替他娶了聰明賢淑,端麗無雙的拘利城的公主耶輸陀羅為妃。

奢華的生活父王為太子築了「寒」、「暑」、「溫」三時的宮殿和美麗的花園,又挑了不少宮娥綵女來侍候他,希望透過奢華的生活享受,使他不要生起出家的念頭。

歡樂的日子,如行雲流水般過去。但這並不是太子所要追求的理想生活方式。

稍後,太子得到父王的同意,帶著侍從出遊,在東門看見曲背的貧困的老人;在南門看見痛苦呻吟的病人;在西門看見送葬中的死人,他看見了這些人生不可避免的苦難,不禁向隨從說:「我非脫離這老、病、死的痛苦不可!」

不久,太子來到北門,遇見了一位修梵行的沙門;這時太子看見他高雅的儀容,又聽到他說出自己的出家,是為求脫離老、病、死的痛苦,不禁連聲讚許。

自此之後,太子渴望出家修道。就在二十九歲那年,他的兒子羅羅誕生了。在一個午夜,他帶著侍從,跨上白馬,悄悄出了王宮,向城外馳去,然後進入一座森林,割斷長髮,脫去服飾,換上袈裟,又遣走侍從。悉達多太子從此成為一個修道者了。

釋迦牟尼佛生平事略 (二)

訪道及悟道成佛
訪求道法
太子離開森林,再繼續向東南行,到毘舍離城附近拜訪修道者跋伽婆。他在苦行林中,看到許多修苦行的人,用種種奇怪的方法來折磨自己的身體。他們以為只要這樣做,來世便可生天,享受快樂。但是──不合理的「苦因」,又怎能得到合理的「樂果」呢?太子認為這種方法,決不能解脫生死,所以住了一晚,便離開了。
拒絕回宮
當淨飯王聽到太子已經出家的消息,心中很悲痛,立即派遣宮中親信和大臣去追勸太子,他們遠遠看見太子在一棵樹下端坐靜思,便上前勸他回宮,太子回答說:「我出家,是要解脫生、老、病、死的痛苦。立志堅定,決不回宮」。朝臣無奈,只好留下憍陳如等五人,陪伴太子學道。 
婉辭讓位
太子繼續向南行,渡過了恆河的急流,來到摩揭陀國,在道都王舍城托缽。居民看到他的風姿,讚嘆不已。 
國王頻婆娑羅知道了,便請他入宮相會。當國王見到他的莊嚴容貌,聽到他的深妙哲理,大為折服,懇切地要求他留下來教化人民,並且願以王位相讓。 
但太子一心尋求解脫生死之道,堅決地謝絕了國王的美意。 
修持苦行
太子來到王舍城附近的一個林谷,拜訪兩位著名的宗教大師阿羅邏和鬱陀羅,兩人認為修道的方法是:應先出家,托缽為生,修習禪定。 
太子留在這裏好幾個月,禪定境界修得很高,但對解脫生死之道,仍無所得,只好離去。 
辭別以後,太子來到尼連禪河邊,迦耶山的南面,會合了憍陳如等五人,便在那裏同修苦行,靜坐沉思。 
太子每日或隔日進食一麻一米,後來還七日才進食一次,這種刻苦的生活,使他身體消瘦,皮骨相連;一直度過了六個年頭。 
放棄苦行
六年的苦行,仍未能夠解脫生死。太子無奈,只好放棄這種修行,走進尼連禪河去沐浴,洗滌身上的積垢,還接受牧牛女乳糜的供養,因此身心的健康都逐漸恢復。 
隨伴他的憍陳如等五人,卻誤會他的道念不堅,悄悄地離開他,走到波羅奈國鹿野苑去繼續修他們的苦行。 
降伏心魔
太子獨自來到迦耶山,在一棵畢缽羅樹下,敷草而坐,發誓說:「我若證不到無上正覺,寧可讓此身粉碎,終不起此座。」 
他在樹下靜思解脫生死之道,於成道前的一個深夜,在襌定中顯現魔境擾亂,魔王派遣魔女來誘惑他,又令魔兵魔將來威脅他。幸而太子的道念堅定,始終不為魔境所動搖,結果魔王不敵,便隱沒了。 
悟道成佛
太子降伏惡魔之後,摒除一切雜念,運用最高的智慧去思考和探索,在十二月初八日黎明,當明星照耀大地的時候,終於豁然大悟,徹見宇宙人生的真相,完成了無上正覺。此後,世人尊稱他為「佛陀」。